學費
  一位藍翔的招生老師告訴記者,在藍翔學習一年的花費是1萬元左右。而多位在校學生卻向記者提供了不同的數字,一位學習高級技工的學生稱在藍翔兩年半的高級技工班,總共花費是7萬-8萬元。
  就業
  畢業生要服從學校就業安排,滿四個月後回校領畢業證。事實上,學校和用人單位之間的關係更像是某種派遣協議,有學生指出:“你去了工廠,就要獃四個月,跑了沒證,不讓學校分配的,交錢走人,四個月後回來拿證。”藍翔技校將這筆錢稱作“就業費”,一般在1000元左右。
  其人
  身高1.64米的榮蘭祥喜歡稱自己是“251”,意思是像個“二百五”一樣地“不怕死”,再加上一點心眼兒,這或許是對其“教育帝國”崛起秘訣的最佳詮釋。
  對於榮蘭祥本人來說,其身份早已不再是藍翔校長那麼簡單,他曾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、濟南市工商聯副主席、天橋區政協副主席。
  長期以來,藍翔對外界的宣稱是“就業率百分之百”,然而據該校學生反映,畢業生要服從異地就業安排,否則領不到畢業證;去單位報到 4個月後方可領畢業證,並需繳納“就業費”1000元。
  在經歷了30年的發展之後,山東藍翔高技工學校(下稱“藍翔技校”)儼然成為了中國民辦教育的標桿。如今,榮蘭祥的藍翔技校已形成擁有五個校區,超過3萬學生的龐大規模。按照藍翔技校招生處的說法,藍翔的學費每年在1萬元左右,而多名藍翔在校學生對記者坦承,每年學費的平均水平遠超於此,達到3萬元左右。高額的學費給藍翔技校帶來了穩定而龐大的資金流,這使得藍翔帝國的觸角得以延伸到房地產、金融等多個層面。
  起底“高速”生長路徑
  作為全國最大的民辦職業培訓學校,縱觀藍翔30年的發展,“野蠻”似乎一直伴隨其左右。“我們八九個人全是自己家人,是正當防衛。不公平合理地給我們解決我一定上訴!”10月6日,榮蘭祥妻子孔素英在接受採訪時表達著不滿。
  孔素英的父親遭藍祥技校人士的毆打,使得榮與孔之間的夫妻矛盾公開化。對於這起“跨省鬥毆”,藍翔技校拋出“打掃衛生”的解釋後,近日又稱天倫花園的房產屬於學校,派人去管理只是因為孔家人私自對外售賣了天倫花園的多套房產。
  藍翔技校的學生小良(化名)親身參與了此次鬥毆,10月初,他在接受採訪時披露,此次參與鬥毆的多半來自藍翔技校學生會,“我們在老師的壓力下被迫參與,而每天的待遇也只有饅頭鹹菜。”
  事實上,不久前的那次“跨省鬥毆”早已不是藍翔技校第一次訴諸暴力,20世紀90年代便在藍翔技校任教的洪勝(化名)告訴記者,回溯藍翔技校的發展史,類似案例“舉不勝舉”。
  據他回憶,在幾年前天倫花園施工建設的過程中,藍翔技校和施工方便爆發過一場衝突。“那個工地,民工有四五百人,清場清不動。當時學校治安處就從學校安排人,拉來汽修班、廚師班幾百個學生,把那些民工全部打出去了。”洪勝告訴記者。
  教育背後的盈利體系
  時間回溯至20世紀80年代中期,河南商丘農民榮蘭祥和孔素英來到濟南,開始創業。
  早期,榮蘭祥夫婦在天橋區57中租用教室,創辦“天橋區職業技術學院”;1988年,“天橋區技術學院”被地方收編,並更名,學校由此進入快速發展軌道。1997年,其辦學規模已經過萬人。1997年,“天橋區職業技術學院”改名“藍翔技校”,這所學校至今延續著嚴格的封閉式軍事化管理,其背後是學校突出的盈利能力。
  藍翔技校目前招收汽修、廚師、挖掘機等8個專業,學制不等。
  一位藍翔的招生老師告訴記者,在藍翔學習一年的花費是1萬元左右。而多位在校學生卻向記者提供了不同的數字,一位學習高級技工的學生稱在藍翔兩年半的高級技工班,總共花費是7萬-8萬元。
  高額學費給榮蘭祥帶來了強勁的現金流,從而使得他可以建立一整套的收費機制。記者探訪發現,藍翔學生的學習情況包括入學率均關乎老師的“提成”。
  “學校裡面最火熱的就是轉班。”曾在藍翔技校擔任會計的高英這樣說道。而另一位仍在藍翔任教的老師也證實了上述說法,“比如你學廚師,他要把好多東西掐出來,再讓你交一份錢。學生如果在裡面單學一個雕刻,交3000元,但如果是轉學雕刻,交1500元,老師拿100元。轉10個就1000元,轉50個就5000元。”上述老師說道。
  強制就業生意經
  學生的就業也成為藍翔盈利來源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  藍翔技校對外宣稱畢業生能夠“百分之百就業”。但在內部人士看來,這一宣傳存在很大水分。“一百人里能出來七八個就不錯了。”一位老師對記者坦承。
  工商資料顯示,榮蘭祥在2013年註冊成立藍翔人力資源有限公司。這一公司的主要業務就是負責給畢業生聯繫工作。10月13日,據公司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,公司做的只是在網上找招聘信息然後幫學生聯繫工作。
  藍翔招生處的老師告訴記者,藍翔有能力把畢業生安排到全國各地單位。而根據多位接近藍翔的知情人士的說法,異地分配工作實質上是藍翔拖延學生的一種手段,目的則是向畢業生收費。“如果家是青島的,讓你去陝西,你去不去?你要是不去,就得交錢,目的是把你糊弄過去。”上述知情人士對記者分析道。
  多名藍翔畢業生對記者證實了上述說法。據他們對記者介紹,畢業生要服從學校就業安排,滿四個月後回校領畢業證。
  事實上,學校和用人單位之間的關係更像是某種派遣協議,有學生指出:“你去了工廠,就要獃四個月,跑了沒證,不讓學校分配的,交錢走人,四個月後回來拿證。”藍翔技校將這筆錢稱作“就業費”,一般在1000元左右。
  生源也成為藍翔考核老師業績的重要指標。“一般進去了,一個老師帶著個試學的班,有十個試學的,要是都報上名,那就有提成,要是跑一個,這個老師責任就大了。”從事過招生的高英直言不諱。
  (法制晚報)
  (原標題:100人出來七八個就不錯了)
創作者介紹

kl34klmel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